快看!百米峡谷上空的高铁桥“肚子”里有人

淘小淘

  随着2019年底成贵高铁全线通车

  地处乌蒙山腹地的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

  结束了不通高铁的历史

  列车穿山越岭从黔西县境内的

  西溪河大桥经过

  成千上万旅客得以南来北往通达全国

  在保障成贵高铁安全通行的人中

  有一群年轻的铁路桥隧工

  这个春节,他们远离家乡

  在艰险的环境中

  默默守护着大桥的安全

  过年了,黔西高铁综合工区里,铁路职工早早挂起了灯笼,贴上对联和福字。和往年一样,这个春节,他们要值守管辖范围内80公里高铁线路的安全维护。

  晚上11时多,接到调度指令,大家要坐上检修车前往40多公里外的西溪河大桥完成年前最后一次夜班任务。这个深夜他们要对这座494米的大桥桥面上的轨道和供电线网进行检修维护。

  一个人打灯照明,一个人记录报数,另一个人每走六七步就要蹲下一次。原来,高铁每运行一段时间,头顶的供电线网和脚下的轨道之间的距离就可能超出合理误差范围,他们的工作就是测量清楚偏差,近500米的线路每50米就要蹲下站起重复6次。

  成贵高铁西溪河大桥横跨贵州省毕节市乌蒙山的西溪河大峡谷,这里山高谷深、地势险要,大桥上每天有60多趟动车组通过。根据设计要求,列车要全速运行通过大桥,桥梁承载着极大的压力,定期为大桥体检至关重要。

  45岁的工长杨刚已经在铁路线上工作了20多年,西溪河大桥开建后他带领这支10人的班组调到这里工作,除了他之外,班组里都是“90后”的年轻人。

  27岁的班长苏宪东来自东北,尽管工作只有5年时间,却已是这个班组里的“老师傅”了。一到现场,他就带头爬进了高度不足50厘米的桥墩支座间。

  西溪河大桥的18个桥墩上一共有78个这样的支座,这是高大桥梁上最矮的作业空间,检查完一个桥墩上的支座需要半小时左右。这半小时中,小苏和同事们要蜷缩着,四肢与粗糙的地面不断摩擦。在这里,无论是跪着、趴着、躺着还是侧卧着,身体都有无法舒展的感觉。

  23岁的张浩是重庆人,3年的工作经历让他早已习惯了这样艰苦的环境。在检修现场,他总是主动承担危险的活儿。刚从支座下来,他又钻进了深不见底的桥墩内部。

  大桥上9万多颗螺栓有没有松动,需要在悬空步道上一步一停挨个检查,克服200多米的落差带来的恐惧感,对张浩和同事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但春节不能回家,却是他们心中挥之不去的遗憾。

  6个小时后检修全部完工

  一趟高铁列车呼啸而过

  以后再坐高铁时

  你一定会想起

  途经这里的每一座桥梁

  都由他们日复一日守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