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高铁萌妹子,你平时可见不到!

淘小淘

  一年多前,在山东高校读书的“00后”女孩李蓉曼未曾想过,她会成为每次回家经过的这座高铁车站的“守护者”。

  1月29日,在南昌西站,李蓉曼攀爬扶梯,准备进入高铁站的顶部去检修电力设备。

  临近春节,南昌西站候车大厅,人来人往。每隔一段时间,李蓉曼就要和工友们一道攀上距离地面32米的顶棚“夹层”,在仅60厘米宽的通道中,手持红外线测温仪和红外成像仪对80公里长的电缆和5000多个电缆接头进行巡检,确保每一个电缆设备都正常运转。

  在过去的一年里,李蓉曼先后攀爬车站顶棚36次,在顶棚内行走约30万步。

  1

  在南昌西站站房顶部,李蓉曼(前)和同事前去检修电力设备,他们每一步必须踩在建筑的龙骨结构上,防止发生安全意外。

  对轨道供电专业毕业的李蓉曼而言,“测温”并非难事,难在恐高。“每次往上攀爬,都不敢往下看,一度对自己干这份工作比较怀疑。”李蓉曼坦言,入职之初,实际工作与自己预想的有出入,原以为只需在室内与供电设备打交道,压根儿没想到要爬这么高。

  李蓉曼和同事穿越站房顶部前去检修电力设备。

  这背后还有段小插曲:作为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南昌高铁基础设施段的第一批女电力工,她入职之初,不少人确有质疑,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能干好这份工作吗?

  李蓉曼(左)和同事手拉手前去检修电力设备。

  有外界的质疑,也有家人的不解。有一次李蓉曼约好了在汽修店等姐姐,结果一看到身着黄色工作制服的李蓉曼,姐姐立马一脸嫌弃地对她说:“快把衣服换下来……”

  在南昌西站站房顶部,李蓉曼和同事检修电力设备。

  “要是上不去,就只能搁下面干看着,我没办法给自己一个交代。”李蓉曼心里暗自较劲,哪怕爬爬停停,也要上去。一次,两次,三次……终于有一天,李蓉曼发现自己不再恐高,工作之余还要多待一会,欣赏独特视角下的风景。

  在南昌西站顶部的夹层内,李蓉曼(前)和同事们在对电力设备进行巡查。

  第一次见有人治好了恐高症,延迟退休的李蓉曼师傅饶封干开始对这位姑娘刮目相看。“我们这一代大多是实践经验有余,但理论知识不足。你们理论底子好,只要肯吃苦、多琢磨,今后一定比我们强。”此后,饶封干经常把这话挂在嘴边勉励李蓉曼。

  在旅客“头顶”进行高空作业,安全始终是第一位的。“感觉像走水管的‘超级玛丽’,但完全没有游戏里的轻松。”候车大厅顶棚布满消防管道和电缆线槽,有一次李蓉曼跟着师傅作业,在翻爬电缆槽时,不小心把一粒扣子刮断了线,金属纽扣差点从顶棚缝隙掉下,惊出她一身冷汗。

  李蓉曼和同事们对电力设备进行检修。

  回家后,李蓉曼脑海里始终盘旋着这一幕。第二天,她买来各色小熊形状的“魔术贴”和针线,把自己和工友们工作服的拉链、纽扣都改装成了没有任何“小零件”的工作服。细心的举动得到同事们的一致认可。

  “现在我连上网买衣服,也习惯挑选没有拉链扣子的简单款式。”李蓉曼笑着说,从喜欢下厨、画画的“萌妹子”到如今爬得了顶棚、下得了电缆沟的“女汉子”,工作带给自己的变化不止一星半点。

  高空作业时,保障电力班工人安全的就是一根根安全绳。

  生活中李蓉曼和每一个爱美的姑娘一样 ,也喜欢梳妆打扮。虽然经常爬梯子把手磨出茧子,但李蓉曼认为这是成长的纪念,是另一种美。“只要努力奋斗,电力工也可以酷酷的!”

  夜幕下,李蓉曼和工友结束一天的工作返回工区。寒风中,“南昌西站”四个大字的灯光温暖柔和。“很多人觉得‘00后’吃不了苦,我不这样认为。逼自己一把,我也可以跟师傅们一样,守护旅客的平安。”李蓉曼说。